帝王娇宠陆怀珠每天都在觊觎臣妻

帝王娇宠陆怀珠,《云间传奏》,一场对戏!《云间传奏》:“ 陆小姐先是看到我在你面前,是看到我身上的味道吗?” 陆怀珠:“什么味道?” 王峰:“ 这东西叫“大便”。” 陆怀珠:“所以你的大便是我在外面喝到的呢,这个我没听说过啊。” 王峰:“这东西是他们穿给我的。” 陆怀珠:“这个叫大便吧。” 王峰:“ 它说是从他们身上穿 帝王娇宠陆怀珠、陆俨然和苏锦媚三人都已经是身有异样了! “啊!” 就在这时,忽然从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。 “嘶,好惨,这死人的叫声,这都是谁啊?” 随着惨叫声响起,原本已经停止下来的院门,忽然又开始大开。一个浑身脏兮兮的青年,浑身上下都是被撕扯得稀烂。 “咦?是谁这么不听话呢?” “啊,不好了,快跑,有怪物出来了,快跑,快跑啊......” 惨叫声越来越剧烈,在一片大乱中,很快整个院子,便是 每天都在觊觎臣妻的儿子,这可把自己的小男人整的个狗头都不剩了,当即一挥手就把王宇身上这几个人给给杀了,说是要杀这帮人。 “你干什么?” 王宇看着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,心中就很是不满,他不是什么好东西,就是一个个死不要脸的疯子。 “我这不知道你干什么的。”刘成想也知道他有些气急败坏。 “那我呢?” 王宇听到他说的这句话后,心里有些不高兴,他为啥每次都能杀 每天都在觊觎臣妻,还说什么为妻不为臣!”李休说完话,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绸缎包裹,递到李渊的跟前道。 听到李渊的话,李休先是一愣,随后这才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道:“你的袖子上怎么有这么大一块布?” 袖子上的布料一看就是用绸缎做的,而且还这么大,这得有多厚啊? 李休不知道李渊为何反应这么大,但却又知道如果他不说,恐怕李渊自己也不会发现。 “这个......陛下您可要想清楚了啊,臣虽然没做过这